“农家书屋”遍布乡村中国进入“全阅读”时代

  排列整齐的书架上,分门别类地摆放着一摞摞图书;阅览室内,总是聚集着各个年龄层的人或埋头看书,或兴致盎然地翻阅报刊、漫画……这幅图景如今已经不再是城市图书馆的专利,在广大乡村,数以万计的“农家书屋”在江苏张家港市南丰镇永联村,总面积1200多平方米的“农家书屋”目前已有政治、经济管理、社会科学、文学艺术、工业技术、自然科学等22大类图书25000余册;阅览室则拥有约210种期刊和40多种报纸,每天总有不少村民“泡”在这里埋头看书。李燕飞是从河北省来永联务工的农民,在永联炼钢厂上班,他告诉记者,这里既有自己喜欢的文学类图书,又有对工作有帮助的轧钢技术类图书,他的业余时间基本都是在书屋度过的。

  永联“农家书屋”管理员陈雪甜向记者坦言,从没想到一个农村书屋会这么忙。“书屋的开放时间是从早上8点到晚上9点半,从星期一到星期六平均每天要接待300多人次,办理200多册书本借阅和归还手续。”陈雪甜说,村民在这里看书都是免费的,如果要借书,花50元办个借书证就行,这钱今后可以退还,目前借书证已经办了1400多张。

  永联村的“农家书屋”仅仅是中国“农家书屋”工程的一个缩影。作为《国家“十一五”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》的国家文化重点工程,“农家书屋”自2005年新闻出版总署在甘肃、贵州、北京等省、市开展试点建设以来,总量已从2005年的225家壮大到2009年7月的9.2万家。其中,仅江苏一省就建成“农家书屋”14061个,占全省行政村总量的81%;预计到2009年底,该省“农家书屋”在行政村的覆盖率将超过96%。在中国广袤的农村,“农家书屋”已经成为农民获取知识、学习技术的可靠港湾,深受农村居民的欢迎。

  “有阵子草莓出现了枯叶现象,后来我从书屋里的《草莓培管技术》一书上了解到,原来是缺少微量元素,‘对症施肥’,第二天就好了。”江苏省海门市海门镇沙东村的草莓种植户顾道行总是忘不了“农家书屋”对自己的帮助。他在村里承包了5个大棚种植草莓,是书屋里大量的农业科技书籍和书屋不定期开设的农技讲座,让他掌握了培管技术,种植草莓的亩均产值由最初的3000元提高到了10000元。

  在江苏省东海县,“农家书屋”被誉为农民的“文化粮仓”。黄川镇新沭村农民王明强是西红柿种植大户,每当在种植上遇到困难,他总是选择到村里的“农家书屋”翻阅书刊,寻求解决办法,现在他种植的西红柿每亩收入1万多元。桃林镇桃北村妇女马惠新通过“农家书屋”这一平台,学习多项实用技术,带动20多个农户走上了致富路。

  “‘农家书屋’在让农民获得实实在在好处的同时,也让更多的人走进书本,走近知识。”江苏省新闻出版局局长徐毅英表示,有鉴于此,在“农家书屋”的建设和普及中,政府永远是最坚实的后盾。

  据介绍,2006年至今,仅江苏省级财政就已安排“农家书屋”建设专项资金6600万元,省级以下财政投入专项资金也达到6664万元。而在整个中国,目前已有20个省(区、市)把“农家书屋”工程纳入重点民生工程或为民办实事工程之中,中央财政逐年加大资金扶持力度,从2007年的1000万元到2008年的6亿元再到2009年的14亿元。在资金投入保证“农家书屋”硬件设施建设的同时,中国各地还在积极探索“农家书屋”与农村居民的互动新模式,让农村居民参与到书屋的建设中来,使其真正成为农民的书屋,从而让更多的农民实现“自主阅读”。

  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副局长梁成林介绍,北京市“益民书屋”已初步实现了农民群众爱读、爱用和城乡共享先进文化资源的目的,现在的重点是发动群众,激发互动,“‘益民书屋’怎么建,农民自己说了算”。

  “选书要让农民群众说了算,从今年起新建书屋图书的80%由农民参与选择。”梁成林介绍,今年2月,借表彰星级“益民书屋”之机,北京市新闻出版局举办了“农民选书会”活动,把选书、读书的自主权交到农民群众手中。(时间:2009-11-15)